安东下了车,他在黑暗中走进了楼道,然后来到了一楼的一扇门前后,转身对着杨逸道:“借你的钢丝用一下。”
 
    楼道里没有灯。
 
    杨逸拿出了两根钢丝,虽然是在黑暗中,但安东还是准确的从杨逸手上接过了钢丝,然后他用了不到十秒钟就打开了房门。
 
    杨逸觉得安东肯定长了一双夜视眼。
 
    推门进去后,安东伸手在墙上按了一下。
 
    灯亮了,一个很久没有住人的房子就出现了杨逸的面前。
 
    安东扫视了一眼,满意的道:“还不错,没有被他们发现,请进吧。”
 
    房子可不算小,安东进去后直接奔向了冰箱,他打开冰箱后看了一眼,随即笑道:“让我想想,我们可以做西班牙鸡肉烩饭。”
 
    张勇带着三个阿尔法的人也跟着进来了,安东很是随意的道:“请坐,都坐下吧,饭很快就能好,这里是我的一个家,随意些。”
 
    从冷冻柜里拿出了袋装的冻鸡肉,冷藏柜里没有蔬菜,但是有各种蔬菜罐头,然后安东还拿出了一袋大米。
 
    打开水龙头把手洗了洗,系上了一条红围裙,安东就开始准备他的晚餐了。
 
    把冷冻的鸡肉放进微波炉化冻,把蔬菜罐头打开备用,安东在做饭的时候完全不像一个刚从监狱出来的人,他有条不紊的把所有事都处理的非常好,而且还展示了极为出色的刀功。
 
    很快,只用了二十分钟做准备,最后把一袋子米放进了两个大锅里后,安东把围裙揭了下来,笑道:“请等我一下,我要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安东打开了一扇卧室的门,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两把手枪,然后是十几个弹匣和两盒子弹,把枪和子弹放在床上后,安东又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了整套的衣服。
 
    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安东赤条条的走去找了一个大袋子,把脱下的脏衣服全都扔进了袋子里,然后又拿了一条浴巾,却没有围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他就走进了卫生间。
 
    洗澡的声音开始响了起来,然后还有安东哼歌的声音。
 
    十分钟后,安东系着浴巾走出了卫生间,然后他微笑道:“洗澡的感觉太好了。
 
    在路过客厅时留下了一句话后,安东回到了卧室,然后他就大开着房门,在杨逸他们的注视下穿上了衣服,然后把两把手枪一把插在了腋下,一把用个枪套挂在了腰上。
 
    杨逸看的很清楚,安东的两把手枪是cz85,一代名枪cz75的改进型,特征很明显,cz85是左右手都能操作的,两侧都有空仓挂机柄和手动保险,而安东是带了两把手枪,所以,很明显安东可以左右开枪。
 
    一手捏着撞了十几个空弹匣的盒子,一手托着两盒子弹,安东来到了杨逸的面前。
 
    杨逸他们坐在了沙发上,而沙发不大,所以张勇带来的人站在了沙发的一侧,他们就站在了哪里,而安东却是将弹匣和子弹放在了茶几上后,又去拿了个圆凳往茶几前一放。
 
    坐在了圆凳上,把子弹盒打开,把里面的子弹往茶几上一倒,然后安东拿了个空弹匣开始往里装子弹了。
 
    把子弹一粒粒装进弹匣,安东看了看屋里的人,突然道:“聊聊吧,你们是干什么的?”
 
    杨逸摊了摊手,道:“我们什么都干,现在我们是雇佣兵。”
 
    安东笑道:“那就是雇佣兵不是主业了,间谍?给谁工作?”
 
    “给自己干。”
 
    安东扭头看向了布莱恩,把头一点,道:“cia?”
道:“我杀了得有二十多个克格勃,我比你记性好,我杀了二十六个,只是我亲手结果掉的。”
 
    安东哈哈一笑,道:“那还真是巧了。”
 
    拔出了一把手枪,把刚刚装满的弹匣插进了手枪,然后安东转身拿着手枪才朝旁边一瞄,随即就把手枪插回了腰间的枪套里,拿起了一个新弹匣开始装子弹。
 
    安东就像刚想了起来,他对着那三个站在一边的士兵道:“哦,你们可以用我的卫生间洗澡,不过没有热水,有些冷,而且我没有多余的衣服给你们换。”
 
    其实安东一直很友好,他没有对任何人表现出过敌意,虽然他刚才对布莱恩说的话谈不上和平,但他只是想说明一件事,却不是在挑衅布莱恩。
 
    把第二个弹匣装满,再把弹匣装上了手枪,安东起身去看了看火上的两个大锅,然后他笑道:“已经有香味儿了,闻到了吗?”
 
 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速
 
    虽然是用不怕久放的东西做的这顿饭,但是味道不错,真的不错。
 
    安东可是刚从黑狱里出来,他有耐心给自己做饭吃,而且是等着饭熟了之后再吃,杨逸觉得他已经是非常非常了不起了。
 
    安东吃的非常快,但是他的吃相完全谈不上粗鲁,甚至可以说很斯文,而那三个阿尔法的年轻人吃相可就难看多了,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一点问题都没有。
 
    安东知道吃饭的人多,所以他做的不少,但是两大国烩饭很快就被吃了个精光,以至于把烩饭当宵夜吃的杨逸都觉得有些罪恶感了。
 
    “呃,味道真的很不错。”
 
    看着安东终于吃完了饭,杨逸才讪讪的说了一句,而安东却是微笑道:“单身汉就得懂的照顾自己,如果饭都不会做,那就惨了。”
 
    那三个阿尔法的人基本上和安东同时吃完了饭,不是他们吃够了,而是锅里没有了。
 
    安东起身收拾空碗,然后他阻止了一个想要跟他一起收拾碗勺的阿尔法,微笑道:“你们是客人,我来收拾就好。”
 
    三个阿尔法的人显得有些拘束,杨逸轻咳了一声,对着三人道:“好了,各位,自我介绍一下吧。”
 
    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高高壮壮的人沉声道:“我叫罗曼.卡拉耶夫,今年28岁,来自波尔塔瓦,在阿尔法部队服役五年,机枪手,上士军衔。”
 
    第二个人站了起来,沉声道:“维塔利,29岁,来自敖德萨,上士军衔,服役五年,突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