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塔利介绍的比较简单,而等他坐下后,第三个人人站了起来,沉声道:“谢尔盖.科瓦尔,28岁,中士军衔,服役四年,突击手,我来自文尼察。”
 
    杨逸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很好,我想先和你们说一些事情,首先你们明白自己的处境吗?”
 
    罗曼沉声道:“知道,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新正府不会放过我们的。”
 
    杨逸呼了口气,道:“那么你们为什么加入三叉戟呢?能跟我说说吗?没关系的,心里想的什么就说什么。”
 
    罗曼呼了口气,道:“没什么可说的,听说能拿钱就来了,我兄弟里很多俄罗斯人,我的长官决定违抗命令,那我就和兄弟们一起拒绝执行新政府的命令,我是乌克兰人,我不是俄罗斯人,所以我不想去俄罗斯。”
 
    维塔利沉声道:“我被关在了监狱里,这个国家没什么让我好留恋的,但我也不想去俄罗斯,新正府里没有什么好人,但被刚下台的维克托也不值得我效忠,我受够了,我宁可作为一个雇佣兵,至少我知道这是在为我自己而战,而且我还能拿到钱。”
 
    谢尔盖道:“没错,还能拿到钱,我结婚了,我还有个孩子,如果我不能继续留在阿尔法,那我就得想办法赚钱养活家人,听说当雇佣兵赚的不少。”
 
    杨逸点了点头,然后他对着张勇道:“你怎么跟他们说的待遇?”
 
    张勇耸肩道:“这是你决定的。”
 
    杨逸沉吟了片刻,道:“好吧,那就说说你们的待遇问题,首先,把你们从监狱里弄出来每个人都花了我不少钱,这一点你们是清楚的,所以呢,在你们刚刚加入三叉戟的这段时间,每个人每月能拿到五千美元,无论有没有仗让你们打都会有这么多钱,然后,每次战斗你们都会得到额外的奖励,至于奖励的多少需要根据我们接到的任务佣金来定,当然,如果你们谁表现出色,那么就一定会得到更多的钱。”
 
    说完后,杨逸看着三人道:“对于待遇你们还满意吗?”
 
    罗曼点头道:“很满意,没什么可挑剔的。”
 
    维塔利和谢尔盖也都是点了点头。
 
    杨逸沉声道:“很好,说了待遇问题,接下来要说说你们需要注意的事项,首先,当命令下达,你们必须无条件的执行,我不会把你们当做炮灰,不会给你们下必死的命令,但是当局势危险的时候,你们每个人必须承担起自己该负的那份责任,能接受吗?”
 
    “能!”
 
    “很好,再有一个重要的守则就是保密,你们在三叉戟所知道的一切事情,所有的一切事情都绝不能外泄,否则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能接受吗?”
 
    三个人又是一切点头道:“能!”
 
    罗曼伸了伸手,道:“这都是最基本的纪律,我们当然能接受,而且也有一定会做到的!”
 
    杨逸笑道:“很好,那么欢迎你们三个加入三叉戟,接下来你们要听他的命令,他可是一个老佣兵了,哦,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可以叫我海神,这位是猫头鹰,他是赌神。”
 
    张勇轻咳了一声,道:“以后你们就跟着我,我叫赌神,不过这个绰号我打算换掉了,但在我想好叫什么之前你们就叫我赌神好了。”
 
    罗曼不解的道:“为什么要换掉呢?”
 
    “因为我赌钱大部分时候都是输,我觉得还是不要侮辱赌神这个词比较好。”
 
    恨恨的是说,这辆车在华沙,你们认为黄金也在那里?”
 
    “是的。”
 
    “那要如何行动?我们可以去把黄金抢来,但是有更详细的情报吗?比如会有多少人在看守那批黄金,附近的环境如何,如果采取强力夺取的方式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动手夺取黄金,但我们如何撤离呢?”
 
    特里沉默了片刻,道:“我们无法获取更加精确的情报,会惊动灰衣人的,至于强行夺取后的撤离你不用管,我们保证能让你们安全撤离。”
 
    杨逸伸手挠了挠头,道:“没有更加明确的情报了,这就有点麻烦了啊。”
 
    “你们不就是做这个的吗?”
 
    杨逸笑道:“这倒是没错,那么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特里沉声道:“一千五百万美元。”
 
    杨逸吃惊的看着特里道:“一千五百万美元?”
 
    清洁工收费的时候死贵死贵的,这出钱的时候可就成了死抠死抠的了。
 
    “开什么玩笑!那批黄金价值十几个亿,你们就出一千五百万美元?”
 
    “因为得到哪些黄金最难的部分不是依靠武力抢夺,而是如何运作以及时候如何安排你们撤离,所以一千五百万的价格不低了。”
 
    杨逸摇了摇头,道:“不用再说了,一千五百万我是绝对不干的,绝对不干!我无法忍受抢了十几亿的黄金后却只能得到一千五百万的美元的回报。”
 
    特里很是平静的道:“听我把话说完,你们还能得到比钱更加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你的客户等级,如果你做成了这件事,那么你的客户等级会提升一级。”
 
    “有什么用?比如说,能帮我找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