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卡里尼琴科回来了,当他看到坐在安东身边的杨逸时,一脸痴呆的道:“哦,法克,你想死吗……”
 
    杨逸摊手道:“别紧张,伙计,我们聊得很好,那么你打过电话了对吗?”
 
    卡里尼琴科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道:“出来说,你先出来。”
 
    杨逸对着安东歉意的笑了笑,然后他沉声道:“抱歉,我得去和他谈谈,请稍等一下,我想很快就会好的。”
 
    安东很是平和的道:“没关系的,请去吧,我可以等,等多久都没关系的。”
 
 第四百七十六章 统统带走
 
    杨逸走出了牢房,等着布莱恩也出了牢房后,卡里尼琴科一把将牢门推了回去,并且迅速把门锁上后,才一脸急躁的道:“你怎么进去了?你怎么进去的!”
 
    “开个锁而已,很简单的,你看,我这不是很好吗,不必担心。”
 
    卡里尼琴科看上去快被气疯了,但他却无法大声叫嚷,只能压低了声音急道:“谁关心你有没有事了,他要是出来这里会死多少人吗,法克,你有没有给他东西?有没有!”
 
    杨逸拍了拍手,道:“没有,当然没有,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
 
    拉着杨逸往旁边走了几步,卡里尼琴科呼了口气,然后他低声道:“我打过电话了,但是事情不好办啊,那个家伙太重要了,如果放他出去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我们承受不起这个风险,所以……”
 
    杨逸很是遗憾的叹了口气,道:“那就是没办法交易了?好吧,太遗憾了。”
 
    “不,不,也不是无法交易,就是你需要加点儿钱。”
 
    杨逸马上摇头,道:“不,我的朋友,二百万是我的最后出价,不可能再加了,我不会为了找些能用的人手花太多钱的。”
 
    卡里尼琴科一脸为难的道:“但是,那家伙真的太重要了。”
 
    杨逸不解的道:“有什么重要的,一个等着被清理的人而已,如果他很危险,为什么你们不直接干掉他?伙计,只是一个囚犯而已。”
 
    卡里尼琴科低声道:“他知道很多秘密,因为他替维克托干脏活儿的,最重要的是他……他……”
 
    挥了下手,卡里尼琴科无奈的道:“这家伙很疯狂,以至于连用他的人都不敢过于接近他,这家伙被人出卖了,否则他不会被关在监狱里,如果把他放出去,会有很多人死的,所以,我真的不敢把他放走。”
 
    杨逸笑道:“没关系,我不会让你太为难的,如果不行也就算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打包交易,就这样。”
 
    卡里尼琴科呼了口气,然后他看了杨逸很久,最后终于道:“好吧,一百万,你把人带走,这次交易是一百万!”
 
    卡里尼琴科把一百万咬的很重,杨逸会心一笑,道:“没错,这笔交易总共一百万美元,我是直接把钱给您吗?”
 
    “直接给我,现在就给我,你会保守秘密的对吗?”
 
    看着略带担心的卡里尼琴科,杨逸小声道:“我还想和你长期合作呢,一切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说完后,杨逸随即就拿出了手机,然后他低声道:“两百万美元,马上就到您的账户上。”
 
    卡里尼琴科紧张兮兮的道:“如果你能管住他,就让他绝对不会进行什么报复行动,否则你我都会有麻烦的,相信我,你绝不会想看到的麻烦!”
 
    “我明白,我会尽力的。”
 
    卡里尼琴科喃喃自语的道:“我真是疯了,好吧,就这样,赶快带你的人走吧,呃,刚才你怎么打开牢门的?我就不用给你钥匙了,带你的人离开,现在把钱给我,等我离开后你再带人走,我本打算送你出去的,但我可不想跟那个疯子走一路,不必担心安全问题,我会在外面等你。”
 
    “好的,稍等。”
 
    杨逸打了个电话,然后过了十分钟卡里尼琴科就收到了钱,然后卡里尼琴科毫不停留的就离开了。
 
    杨逸看向了布莱恩和张勇,笑道:“一切搞定了。”
 
    张勇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你不会真想要那十二个阿尔法吧?”
 
    杨逸摇头道:“不要,放他们走,我根本就没想让他们加入三叉戟,更没想让他们加入水组织,爱去哪儿去哪儿,把他们带出去就让他们自己离开。”
 
    张勇低声道:“浪费啊。”
 
    “什么浪费不浪费的,现在我去把那些阿尔法的人放出来,让他们走就行了。”
 
    布莱恩低声道:“等等,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废人,难道你要亲自把他背出去吗?或者你打算把他扔这里不管了。”
 
    杨逸想了想,道:“好吧,让阿尔法的人把那个废人搬出去,我甚至都没问他的名字,就这么办,把他带出去送进医院里,然后让那些阿尔法的人随意离开,愿意去俄国就让他们去俄国好了。”
 
    张勇道:“如果有人不愿意去俄国,愿意跟着我们呢?”
 
    杨逸拍了拍张勇的肩膀,小声道:“那就给你几个小弟,你要不要?都自愿跟着你了,你还怕不好控制吗?”
 
    张勇想了想,道:“也行,拉进三叉戟当雇佣兵,懂事儿的就好好带出来,不懂事儿就安排直接当了炮灰,我看这样也行,要不然几十万打水漂儿了,太浪费。”
 
    杨逸轻笑道:“行了,那你去和阿尔法那些人谈,我去跟那个骨头断了的硬汉谈谈,好歹问问他叫什么,等你处理好了咱们就走。”
 
    张勇急道:“你得把牢门给我打开啊,我可不会开锁。”
 
    杨逸打开了一扇门,张勇在三个极是诧异的人注视下走了进去,随即张勇就一脸严肃的道:“什么都别问,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没命了吧?不过现在我来了你们就安全了。”
 
    “你们要干什么?”
 
    张勇把脸一板,道:“干什么?实话说了吧,我们是雇佣兵,听说这里有一批要被处决的士兵,就想来碰碰运气,你们是被顺手救下来的,现在不用问太多,等你们的人齐了我会一起向你们解释,现在出来。”
 
    杨逸打开了第二扇牢门,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而张勇很快就把十二个人叫到了一间牢房里,随后开始了他的演讲。
 
    杨逸则是再次进了那个断了一身骨头的人房间里,然后他沉声道:“嗨,我又来了,你叫什么名字?”
 
    杨逸没有得到回应,他上前查看了一下,却发现那位硬汉已经晕了。
 
    “好吧,又没问到名字。”
 
    杨逸打开了安东的手铐,然后是脚镣。
 
    安东站了起来,没有丝毫的停顿,转身走到牢房的马桶前撒了泡尿。
 
    其实安东带着手铐脚镣也能上厕所,就是必须保持一个特别难受的姿势,而且必须坐在马桶上才行。
 
    安东上了厕所还很仔细的洗了洗手,然后又把脸洗了洗,最后他走到了杨逸身前,慢条斯理的道:“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自始至终,安东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的情绪,他就是平静的坐着,平静的站起来,再平静的跟着杨逸走出了牢房,没有生气,没有激动,也完全没有能离开监狱的惊喜。
 
    当杨逸带着安东走到那位硬汉的牢房前面时,张勇已经带着四个人抬起了那个硬汉。
 
    没有担架,连块木板也没有,那个硬汉是被人用传单兜着的,而只用床单可没法让人平稳的躺着,所以那个硬汉还得受会儿罪。
 
    杨逸和布莱恩走在了最前面,一直走出了牢房。